歡迎醫療新兵

--給成大醫學院新生及家長的一封公開信

 

在連續數週的地方新聞版面,都大幅報導許多優秀的高中生,不負重望以高分考取醫學系,成為父母親友鄰居的驕傲;一方面這使得我們為醫界又投入一批新血輪而高興,一方面卻期望這背後有更多的反省與深思。

因為課程之故有幸指導了許多初入醫學大門的新生,看到許多在心態上準備充份的準醫療尖兵,卻也看到許多懵懵懂懂的;「請問您為何選擇當醫師(護理師、醫檢師、物理治療師與職能治療師)?」「我成績不錯呀,分數夠了就上了。」「您知道醫師的責任是什麼嗎?您的個性合適嗎?」「我不知道,反正念了就知道了。」在台灣的大專聯考制度下,恐怕許多科系都會有很多這種學生;有很多並非第一志願的系所,反正一兩學期下來便有許多志趣不合的休學、轉學或重考;但是,身為極高志願的醫學系、護理系、醫技系、物理治療系與職能治療系,除非是追求更高的圖騰,否則很少有人會改行重考的;但,不加思索的他們,明白他們將面臨的,真的是他們願意選擇的嗎?

    或許,他們應該聽聽一些高年級醫學生在醫院實習時面臨的討論與抉擇。穿起白袍的確是專業的象徵,如果滿身血污搶救病人也是令其愉快的工作與成就,那就是正確的第一步;但仍然有許多考驗在眼前;醫療保險介入在醫病之間,增加了許多相互的防範及不信任;給付而非理想在操縱著價值觀,醫療被視為上帝的工作─〝成功是理所當然,而失敗必為人為疏失〞,以及導致而來的許多醫療糾紛;當愛心被論件計酬,薪水成為計算公式,會計行政部門不斷地要求配合作業,永無止境的申報、申覆書、診斷書與判定書,是否已取代無私奉獻的醫療的樂趣與成就感呢?現在才要起步的醫學(護理、醫技、物治與職治)生是否明白他們必然走向這條路呢?如果他們只因成績好而隨波逐流至此,那麼鼓勵他們的父母親友是否明白是把自己心愛的子弟推向何處呢?

    當然,即使在如此動盪的制度下有許多未知的變數與挑戰,醫療工作仍是一個偉大而必須受到高度重視與評價的行業,而且需要更多優秀而有愛心的後起之秀加入。當許多人在談及醫界的地位下降、薪水下滑、吃力不討好時,我們仍要對所有醫學(護理、醫技、物治與職治)系的新生表達歡迎及恭賀之意;畢竟,這個專業的自主性及利他性是沒有任何一個其他行業所可比擬;而其值得終身學習並成為人生價值的附加意義,也是沒有其他工作可以望其項背的;期望他們不是因為沒有看到未來的困境而冒然投入,而是完全明白未來有許多挑戰與考驗,而願意付出更多的愛心與毅力來學習並克服困難。畢竟,醫療是本諸人性與關懷的;期許醫療新兵開始為自己的理想理念與愛心耐心而武裝,並開始忘掉一時聯考放榜的志得意滿與圖騰光環。或許,皮波迪(Peabody)的名言可以作為參考:「當個醫師的要素之一是對人性感到興趣,因為照顧(care)病患的祕密無它,即是對病患的關懷(caring)而已。」歡迎,醫療新兵們。

謹祝 學業順利,生活愉快,身心健康

學術分處 林啟禎(mark@mail.ncku.edu.tw)敬上

聯絡處:醫學院辦公室郭雀櫻小姐(分機5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