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扭曲醫療價值(一)體系崩壞之兆

   

    有位在學時表現優異的女性醫學生立志要成為無國界醫師,曾讓醫學系老師覺得教育成功並引以為榮。畢業後她選擇對女醫師而言是人徑稀少的泌尿外科,但住院醫師任職一年就宣告投降,決定轉科。

    電話中她淚如雨下地心灰意冷,不斷為自己無法堅持理想道歉,解釋原因是:「全科醫師都被告,大從教授主任,小到實習醫師護理師無一倖免,連她這自認為以視病猶親為努力方向的醫療新兵,都被兩個醫療訴訟告到精疲力竭,理想全消。」

    有一位小兒腸胃科醫師,一向以服務身心障礙病人為職志,因為難度雖高但卻有利他成就感,結果也被一個不順利的醫療事故告到無奈終止醫療服務,經過兩年才重拾對人性的信心。

    成大法律系去年曾邀請筆者以「法律、醫療與人生的對話」為題演講,當時以「MLB是台灣的未來希望」來勉勵滿場的法律系學生菁英,解釋MLB不是美國職棒大聯盟的簡稱,而是醫學(medicine)、法律(law)及商學(business)的合稱,三個行業皆是有理想的青年最愛,因為最專業,也最艱辛。並開玩笑地說,台灣諺語中過去最好的職業「第一賣冰(B),第二作醫生」,現在時空改變,已成為「第一賣冰,第二告醫生」,表示法律超越醫學,引起法律系師生滿堂哄笑。

    但上述順口溜已經不好笑了,因為社會實情已經成為「第一告醫生,第二告賣冰」了,何止當醫師的被告到人心惶惶,一句醫醫相護完全抹殺專業判斷,醫師百口莫辯,毫無還手之力,才會任憑醫學價值扭曲,導致醫療體系崩壞。

    而商業的攻防雖然也都必備侵權官司,但以三星、蘋果、宏達電等企業為例,都有可以重金禮聘律師重兵來場商業大戰,畢竟勢均力敵,還算公平廝殺。

    所以,完成外科完整訓練的總醫師公開宣告改行醫美,台大外科開不成暑期課程,各大醫院內外婦兒急招不滿住院醫師,就是正式宣告台灣醫療五大皆空的時代來臨,未來重症醫療趨於保守防衛,開刀找不到醫師,這已經不是惡夢,而是殘酷的事實。

    忝為醫學教育工作者,當然仍堅信醫學人文、倫理、素養教育的重要性,也不放棄啟發學生「艱困時唯勇者不移」與「良醫多自苦中來」的核心價值,然而眼見世道日下難以回天,實在憂心忡忡,無法淡定。

    令人無法接受的是,法律人也順勢欺凌醫學,一位法官在台大醫院醫師為他解決了多年病痛之後,竟然以「病理無法證實術前超音波的膽囊息肉」為由狀告醫師誤診並求償九百萬,這豈非價值錯亂、體系崩壞的台灣醫療凶兆?

                林啟禎/國立成功大學學生事務長暨成大醫學中心骨科部教授與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