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劑效應

    

  在門診堭`遇到一些病患堅持要醫師開某種藥,而該藥雖然已被實證醫學的研究證實並無臨床效果,但病患仍主張他的使用經驗很有效。這種因為病患「預料」或「相信」治療有效,而讓病患症狀得到舒緩現象的「無效治療」,即稱為「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也有人稱作是「偽藥」效應、「假藥」效應或「效劑」效應。

  安慰劑為何能產生效用?可能是心理作用,也可能是生理反應,或者源自於由醫學實驗過程中產生的錯覺。雖然其機轉尚未被科學家破解,但在臨床上的確不容忽視。

     有一個流傳的故事是如此說的,一位心臟病患長期對一位資深老醫師開的藥物感到極端滿意,在老醫師過世後仍要求一位接班的年輕醫師「照舊開藥」,沒想到沒經驗的年輕醫師順口就說:「老醫師沒開藥給你呀!他開的只是維他命。」病患一聽,心想原來老醫師都在騙他,從此以後任何醫師開的藥對他的心臟病症狀都無法緩解,絕望憂鬱之餘就自殺身亡了。其實老醫師當初診斷出原來病患的心臟根本沒病,症狀是因為疑懼及壓力所導致的,所以利用「維他命」作安慰劑與引子,但真正的發生療效卻來自病患對醫師有「信任及安心」後的寬慰及放鬆,所以當被戳破後信心全失,病情完全失去了控制。

    這種建立在特殊醫病關係的「安慰劑效應」,年輕醫師不會懂,在當今醫藥分業制度下,藥師根據藥典向病患解釋藥效時也不會懂。

     有一個網路上流傳的笑話是如此說的,一位富有的台商在某國買了一根據稱有壯陽效果且價錢昂貴的藥材(虎鞭),泡在酒裡分食親朋好友後,食用者莫不稱讚神效。因為富商不喝酒,因此將此藥材拿到中藥店去切割準備直接服用,得到的答案竟然是:「這是塑膠製的假貨。」這個頗有諷刺意味的故事說明,安慰劑效應在這個壯陽議題可能有點效果,也說明了為何第四台在廣告此類藥物時老是用誇張手法來宣傳,以促進病患對產品產生「古典式制約反應」以便「置入式行銷」。

    因此在利用臨床研究以證實新藥之療效時,實驗設計通常要利用「安慰劑」作為對照組,以免安慰劑效應來誤導結論。然而,這裡隱稱著一個攸關醫學倫理的議題,即安慰劑在上述的例子媮鰬O無效時也無傷大雅的,但在研究關係生命安危的藥物治療(例如愛滋病垂直感染的預防)時,如果接受臨床實驗者被抽到「安慰劑對照組」,結果因而產生新生兒感染愛滋病,這不是很不人道嗎?因此才會有規範藥物實驗倫理的赫爾辛基宣言,在2000年發表第五修正案,規定在上列情況時不得使用安慰劑作對照組,而必須使用目前已被證實最有療效的藥物作對照組。這對新藥的驗證過程會困難一些,但對病患的人權卻相對提高很多。

    另外一種性質相反的效應也同時存在,俗稱「反安慰劑」效應(nocebo effect),即接受藥物的病患若對藥物的效力或開藥醫師有負面態度的話,使用無效藥物也會產生促使病情惡化的結果。

  上述的「安慰劑」與「反安慰劑」效應是早在1955年即由畢闕博士(Henry Beecher)提出的,到現在已超過五十年了,卻仍然很明確地時常出現在實驗的醫療情境堙C而這種效應之所以會存在,就表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在醫病關係中非常重要的。因此「人性關懷」絕不能在醫病溝通中缺席,台灣的醫療生態應該在爭論健保給付或醫藥分業是否合理之外,用心經營這一個「信任及安心」的區塊。

  

          林啟禎/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