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格教育

    因為對2004年美國職藍總冠軍的臆測失準,一位私校大三學生願睹服輸地履行諾言,在校園裸奔操場一圈,因為太具新聞「腥羶色」的主流價值而被媒體大量報導而成社會焦點,該校原本官方反應是覺得「無傷大雅」,但在發現「遛鳥俠」行徑除了成為輿論話題也成為政治人物互相調侃的專有名詞後,或許社會壓力令人窒息,該校斷然宣佈對該生以「兩大過、兩小過、留校察看、心理輔導十週與悔過書」來嚴厲處分,而再引發起一番討論。

    報載這個建校十七年的私立大學,素以「勤管嚴教」自豪,校長以「學校教育的目的不只是培養或研究的人才,更要注重人格的鑄成人格的陶冶」來闡釋品格教育的重要性,表示學問與知識固然重要,但人格塑造也同等重要,擁有學習的能力與終身學習的信念也更重要。因此在認為該生嚴重破壞校譽的前提下,處分並非過重,希望各界予以尊重。

    本來這也不算什麼大事情,不過正巧台灣正處於「價值重塑、認知重整」的磨合期,大小事件只要挑動社會輿論神經,都可以引發巨大的迴響;據聞各大校園BBS站都瘋狂討論相關議題,一面倒認為該私校處置過當,並發起串聯抵制該校;甚至連教育部官員也公開表示尊重校方自主決定但期望處分必須以教育為出發點;也有人覺得校方處分過重,期望該校重新考慮該項處分;另外參與評論的社會人士十分廣泛,儼然是社會共同關心的社會議題。

    如果,這是項品格教育的案例,那麼或許也值得醫學教育從事者認真考慮,如果這發生在醫學院的醫學生,那又該如何處理呢?

    首先必須思考的是,品格重視的是行為,或者是動機與心態?如果以行為的約束就可以達到品格教育的目的,那保證是錯得離譜。並不是說,這位「遛鳥俠」的行為是正確的,不過在變化劇烈的時代演變中,那些行為是否合宜與符合社會風俗,對年輕學子看來有些是尺度不易拿捏,有些則是認為無傷大雅。還記得多年前巴西的紅土網球高手庫爾登穿著巴西傳統的黃色上衣,參加以傳統自豪的溫布頓公開賽時就受到行為不檢的警告,再更久以前參加該項賽事的女子選手一律必須著長裙出賽;而參照今年的女子選手服裝,簡直可以比美服裝表演,既秀球技也比風采,難道溫布頓還會把她們全趕出去嗎?

    或許該校的獎懲委員會受了近日一個國外教導的影響,一位經常在各種體育競技活動的裸奔慣犯,終於被某一國家以違反法律而判刑處分了,令許多準備觀賞高水準體育競技卻被屢屢打擾的運動粉絲大快人心。但相反的是,這位國內「遛鳥俠」為何反而在民風仍然相對保守的台灣贏得輿論同情呢?歐美許多高中或大學也有特殊的裸奔文化,或許國情不同,但背後造成這些行為的動機與心態其文化才是重點。情境不同,不就是多元文化的多元判斷依據嗎?

    至於教育的啟示,還記得北風與太陽的故事嗎?寓言中誰成功地令旅人脫下外套呢?如果身為父母,兩歲小孩自己開冰箱灑了牛奶一地後,是大聲責罵處罰有效呢?還是幽默帶過(驚訝牛奶海洋漂亮)再教導如何處理善後有效呢?

    不當的行為當然應該受到指正,然而如果該校學生聲援者投書質疑校方的兩面手法與校內建設食言而肥,正顯示出如果教育者一心以為管制行為而不論動機與心態,就可以達到品格教育目的的話,那離真正的品格教育,恐怕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這個案例,絕對值得醫學教育者深思。

 

  林啟禎/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