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與社會亂象

    無論是達官顯要或平民百姓,絕大部份都為台灣目前的社會亂象心痛不已;而出現亂象的範圍包括了政治、社會、經濟、司法、交通與教育,當然也包括了醫療體系。

    社會亂象的背景,當然是因為人心浮動,而且在價值觀與道德上發生錯亂。就價值觀來說,在台灣經濟起飛甚至製造奇蹟的一段時間,價值產生的由來從過去胼手胝足的耕耘付出,逐漸變成不必辛勤流汗的土地飆漲與股市獲利;於是乎所謂「田僑仔」與「股嬌仔」的暴發戶心態成為社會的顯學,汽車、洋房與酒池肉林成為少數意志不堅者的效法對象。在失衡的價值觀底下,遂有下焉者的妄偷盜暴與上焉者的黑金掛鉤與內線交易。在醫療上的影響是,醫療糾紛的主體不再是是否有過失,而在於賠償的金額;於是乎醫療變成健康消費,醫師必須負擔「無過失責任」,作道義賠償;然後社會再來要求醫師參加「醫療糾紛保險」,把在醫療上追求真相的制度,變成用金錢撫平心靈傷口的庸俗。

    全民健保對弱勢醫療當然有恩同再造的貢獻,但是不夠健全的制度卻再次打擊著已逐漸扭曲的醫療價值觀;因為從此崇高的醫療自省與自我調節機轉被固定的標價商品化了;因此,健保不給付並不代表不好,反而是某些病患與醫者或藥商驅之若騖的灰色地帶。健保標價高的,給付友善的,沒有危機壓力的,工作時間短的項目或科別,成為醫療新貴與寵兒。君不見,有私人醫療巡迴車到鄉下,從事某些特定疾病的宣傳並提供交通服務。吾人必須肯定因為醫療給付的引發動機,使得便民與衛教服務由黑翻紅。然而,我們卻也不得不省思,如果健保改變了給付法則,這些服務是否仍將存在?尤有甚者,我們在這些以服務為包裝的醫療行為堙A是否願意去追蹤其衛教內容是否持平?有無偏頗?有無輕病重醫的疑慮?

    長庚醫院放射科的申報問題,其實正是考驗著健保局、長庚集團與其他醫界的價值觀。對於健保局的重覆申報指控,長庚的申辯立場是堅持有錯報但無造假。無論事實的真相如何,立委的關切立場造成一種變數,而一般醫界對此事的看法與評價如何,雖無法形成輿論壓力,卻潛在影響未來醫界的價值觀與前途。因為,外表的真相、程序正義或法律判決,或許是一般人留意的重點;但是,內心的價值觀,卻決定了未來在更多小事小細節上許多的判斷及選擇;涓涓細流匯成汪洋百川,其影響力將更巨大。

    如今的社會表面亂象,其實正是每一個人內心價值觀混亂的表徵。不要再責怪別人要為亂象負責,因為每一個人思考並反省自己的價值觀才是第一要務。因為,法律與行為不是價值觀的動力,充其量只是誘發的表現及折衝後的結果罷了。面對來勢洶洶的生物科技與基因改造,我們是要選擇高道德的,或者偏利益的價值觀來決定前進的方向呢?這個思考模式,正是決定台灣的社會亂象未來是加劇或緩解的同一個力量。

 

  林啟禎  成大醫學院教授、成大醫院骨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