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信書不如無書

「盡信書不如無書」,是許多人奉行許久的至理名言;這是因為,書上寫的通則不見得適用於每一個人,書上的道理可能經過時代的考驗之後已經不復可信,書本的內容或陳述不見得經過仔細的考據而與事實有出入,或者作者推論的邏輯不一定經得起反覆的驗証;所以,孔子很有遠見地說過:「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建議對於被傳播的消息或知識,應有合理的懷疑,經過仔細的考証加上細膩的思省之後,消化得了的知識才是真知識,而加上思考判斷的才是真智慧。

在醫學上,一般民眾的醫學常識來源,有部份來自書藉,有更多來自平面的報紙專欄以及電視媒體的強勢報導。最近因為報導多了各式各樣稀奇古怪從腹中取出的怪物蛔虫、硬幣、巨大結石等等,有一位電視主播便脫口而出說道:「最近為什麼這麼多稀奇古怪的病例?」大哉問!其實,這一類的病例在過去的台灣醫療史並不罕見,但過去大多只當作醫學教育的教材而已,如今在媒體將新奇性當成擴大報導的簡易準則之後,各個過去曝光不易的醫療個人或團體,便以之為面對媒體時「微言大義」之外順便有「附帶意義」的第一選擇了。而許多研究了許久,但值得深思、反省、討論的題材,絕大部份只留在醫學學術討論會內熱烈討論;但因為太複雜了,很少會有媒體會青睞並提供大眾思考的機會。

當然,台灣醫界是很有使命感與責任感的,許多專科專家都提供了許多正確而寶貴的意見,絕對不願意隨媒體的喜好而媚俗化與反智化。然而,就好像社教節目與綜藝節目的收視率一般,懂得欣賞品味與重視教育的人才能忠言逆耳地提出諍言,並且對某一些媚俗的節目以道德勇氣提出指正。因此,台灣的醫療報導文化,以眾大的版面及時間,所提供給民眾的,真得能令一般民眾如沐春風,疑惑盡解嗎?

有一個來自加拿大的分析報導,在檢視加拿大報紙的醫療專欄之後,發現雖然提供了不少醫學背景資料及一般建議,但是因為診斷與治療必須涉及切身的檢視與查証,必須反覆溝通才能作出正確的決斷,所以,在病患無法將自身的情況與一般性建議作思辨的動作之際,往往導致於有些專家的建議不但無於病患,有時造成「非病患」的不必要恐慌,甚至病患會自行決定採用其實對自己有害的建議。因此,盡信書不如無書,放在閱讀醫學專欄(包括這篇),便是最值得思省的格言了。

台灣的民眾與加拿大或美國喜歡求教醫學報導的行為沒有兩樣,但是原因有很大的差別。美加因為看診費太貴,民眾小病想自己處理,只好自己研究。台灣則是不重視醫學智慧,用低價及統一價格來認定醫師診療費,因此,是大家任何小病都要求醫取好藥,醫師相對地薄利多銷多看病人,看診時間相對減少,病患所得到的是最近統計出來高比例帶回家卻不吃的藥物,需要時間仔細分析溝通諮詢的精心衛教及建議,反而逐漸地成為曲高和寡的良心事業。

看來盡信書不如無書,在醫學上不僅與在人生一樣適用,其重要性更是無法低估。解決之道呢?如果講求市場機制與政治解決的方法,是唯一的思考法則,會不會是其實走錯了方向呢?

 

    林啟禎 成大醫學院骨科副教授、成大醫院骨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