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 蛾 撲 火

    飛蛾撲火,從人類的角度去思考,有一點嘲諷,有一些不屑,也有一絲人類的沙文主義色彩。其實蛾蟲迎光而飛,是建構在動物基因的本能。對它的種族繁衍來說,迎向陽光與能源是對自我有益的;當然,在人為的環境堨帠o個特性,讓它們盲目地掉入對自己有害的環境,則是它們無法自拔的悲劇;但如果是對其他物種與族群呢?螞蟻見食物就搬,如果搬走的食物是別人也需要的,在生態學上可以稱為自私基因;如果搬走的其實是別人不需要的廢物,則很神奇地,同樣的行為與本能可以被視為利他基因。

    人類也是動物,也有一些動物的本能;不過愈高等的生物,愈需要理性的思考判斷與選擇的智慧。人類去砍伐原始森林,破壞自然環境,是為了生存的需要呢?還是為了貪婪?作出來的行為是迎向陽光呢?還是飛蛾撲火呢?人類靠著思維可以判斷出陽光與火炬的差別,從而決定應該作的行為;而這種制度化的經驗傳承,便是屬於教育的範疇。教育愈成功,這種思維判斷與辨識的能力就愈繁複,愈審慎,愈富有理性的條理與感性的哲理。

    如果我們來審視一些社會產生的病態,都可以發現有些根本與飛蛾撲火的動物行為無異;從簡單地交通上,只要眼見四下無人就闖紅燈揚長而去的,只要塞車便開始有縫就鑽的直覺反應;許多人只要事後都覺得後悔,因為在實質的自利(節省時間)上,與道義的不利他(破壞原本已脆弱的人際互信)上,可以說是對自我與群體,都是百害而無一利;然而,這種錯誤的交通行為卻一再發生,表示一股動物的腎上腺素超越了理性的思考,難怪有任何這種情形的城市或國家都會視為野蠻的都市叢林,而一輛輛呼嘯而過的車子堶惕云漣洬誘ㄛO萬物之靈的人類,而是百萬年前當時生存是唯一生命法則的人猿。如果再來探討為何社會竟有那麼多的亂象,例如酒醉駕車傷人卻毫無悔意的,一言不合在聲色場所便集體械鬥的,經商失敗或情海生波便要致人於死地的(毀人)或自絕生路的(自毀),仗著膽大包天身強力壯便對他人強取豪奪的(強盜),這些人大概沒有有想到,在動物的演化過程中也只不過是蛇鼠豺狼而已,他們的人生根本不是自選的,而是原始本能選的,其實與飛蛾撲火沒有兩樣。遺憾的是,是什麼樣的家庭、學校、或社會養成如此的結果?如果人性本善如孟子所言,則這個教育結構是徹底的失敗了,因為竟然教育的結果是由善而惡,由人而獸;如果人性本惡如荀子而言,則教育體系更要全盤檢討,到底有多大的漏洞與缺失?疏漏了這些該有的人格教育。而似乎文憑的高低,並不是人格教育的指標;法律系學生可以為小錢搶奪,研究所學生可以為情殺人,博士後研究員可以貪財製毒,高學歷並不是能否人模人樣的保證。那麼大專聯考可以嗎?

    有一幅諷刺漫畫,前半段畫的是由矮小弓身的猿猴進化為高大直挺人類的過程,而後半段畫的則是鏡子堛漱炷g,人類因為迷惘在物質與虛幻埵荌h化成萎縮駝背老人的對照;從醫學角度來看,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而醫學的制度如果也像人類的發展一樣的話,什麼才是真正符合公理正義的高大挺拔?什麼是繁複與理性的思考與判斷?恐怕值得醫者,病家,以及制定醫學教育與醫療生態制度等擁有尚方寶劍的在位者,共同來動動腦的時候了。

 

    林啟禎 成大醫院骨科主治醫師、成大醫學院骨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