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與荀子

    孟子與荀子,同樣子是孔子的再傳學生,儒家的大師;他們有什麼差別,其實很難區分;容易從表面分辨的,孟子主張性善,荀子主張性惡;人性倒底是本善呢?還是本惡呢?孟子與荀子誰對呢?人性就是人性,各個不同;要從善或惡的角度來看它,似乎只是主觀的立場而已吧。三字經一開頭便說:「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一個不加教導便會遷移的性,倒底是對人性本善是一種強化的論證呢?或是心虛的辯解呢?恐怕是見人見智的吧。不過,人就是人,無論孟子比較對或荀子有道理,套句莎翁「羅密歐與茱莉亞」的名句說:「無論如何稱謂它,玫瑰依然芬芳迷人」,或許是一位比較智慧的立場吧。

    醫學上,除了疾病的本身對身體的挑戰,更在試煉人性。被試煉的人,不只包括病人、家屬、醫師、護理師及其它醫療柬關人員,醫療品廠商,更包括衛生行政的政策制定及執行者。

    對從事醫療工作的人來說,最怕的是接觸在基本人性上不信任醫師或甚至懷有敵意的人。有一天在門診,遇到一個病情稍為棘手的病患,我花了十鐘思考、研究、分析及解釋病情,最後病患感激並折服,我站起來與其握手道別希望他好好保重。未料門外衝進來一個等得不耐煩的病患;他離開之際,說他「已經等了很久了,而醫師卻在與病人聊天閒話家常」;他因而很生氣,一定要去院長室告狀,數落不是。殊不知,他再耐心等個三、五分鐘,就輪到他可以滿意地看診及離去,並解決了自己的醫療問題;他不知道,與我握手的病患和他一樣都是第一次的初診病人;只不過,「心中充滿詩意的人到處都可以找到詩句」,而「心中充滿疑懼的人看到的都只有魔鬼了」;病人沒有再回來看診,院長室也來電關切,醫師仍然繼續看診;一切但求問心無愧,無關善惡。

    常接觸小孩子的醫師,常被一進來尚未眼神接觸便已嚇哭的小朋友阻礙了真正醫療診斷的進行;相較於過去在美國看到一些小朋友充滿信任與感激的眼神,真是感慨萬千;仔細一想,並非國情不同,性善性惡,而是教養不同;如果從嬰幼兒時間,管哭管拉撒之外,便是言語安慰而非恫嚇,說故事便是仙女及耶誕老公公,而不是「虎姑婆會把你帶走」,「再哭就送給別人」,「再哭就叫醫生打針」,或許結果便不一樣。

    心情上,當然希望醫病之間考驗的人性就像孟子所說的性善,而非荀子所說的性惡。但無論如何稱呼,孟子與荀子想必都會同意,在基本人性的信任與溝通上,多花點時間耐心與努力;如此,疾病雖然是帶來苦痛,但盡心盡力的醫療經驗,對醫病雙方必然都是美好芬芳的。

 

    林啟禎 成大醫學院骨科副教授、成大醫院骨科主治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