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婚姻關係的蛻變

 探索婚姻在生命中的定位與外遇的意義  

高醫心裡學系 郭乃文

 

政府提倡結婚前要先上四個小時的課,年輕的人都教吃不消,其實,在座的人卻可能都會說,四個小時哪夠,至少也上個半年、一年,而且還要每年回鍋進修,結婚是多麼複雜的事情啊!享受在熱情愛戀的少男少女是很不習慣這種想法的,認為:結婚是我家的事,政府給我管這麼多?但是,在今天離婚率增加、中輟生問題嚴重化的時代,婚姻絕不是只有兩個人的事情,而是整個文化能不能持續下去最重要的理由。

每個人都受過教育,但是教育卻沒有辦法教一個人真正活下去的方法。我學心理學這一行已經廿幾年了,有各式各樣的朋友與我分享他們的故事,但是我哪敢說我能深入認識了多少家庭與婚姻關係?真正算起來,該算是很少的。在座各位想想自己、父母、親戚、朋友加起來,有沒有認識一百個?絕對沒有!假設加一加有五十個婚姻,其中至少有三十個以上是很模糊的,對那本家家都很難念、而且清官難斷的經,所看到的成功快樂的例子實在不多,當中又有一些是﹁一塊碗蓋一個謊言﹂(台語,表示家家各有不為外人知道的秘密與隱私),我們在日常生活自然成長的過程,哪能學到多少可以當典範的終身佳偶的經驗,有哪能靠這些觀察就能對自己的婚姻產生些有創意、很健康的期待與想法?

想想大眾傳播給我們什麼消息?據說八對結婚,就有一對要離婚、據說到大陸做生意的人二奶包了一堆,或是哪一天不小心會在錄影帶看到自己或先生被偷錄,日常生活中,腦子裡滿滿接收這些消息,這些消息形成了記憶,當這些記憶影響你時,你卻還不知道。插個故事:有對朋友結婚已二十年左右了,太太比先生有空閒,做義工、上課、看看各方面的東西,先生較忙,留意財經方面的事,所有時間都用光了,太太當對先生說:﹁四十幾歲了,不運動不行了,我煮飯心裡很痛苦,煮太好吃卻反倒是在害你。﹂念了好幾年,先生總是說:﹁妳把我養成這樣很好,我很安全呀!妳看起來年輕也很好呀,我天天早上出去遛狗(按:有陣子傳說定時遛狗的先生原來是去外遇的情婦家),妳才擔心咧。﹂太太聽起來,也覺得這樣也幸福。有一天,先生突然開始出去運動了,太太突然想:﹁這怎麼好像一個故事喔!?﹂以後又接到幾個神祕無頭電話,聽到太太的聲音就說:﹁打錯了!﹂立即掛掉,太太就很不滿意了,這事情太明顯了!這故事最後結局有點淒慘,兩兩將所有的婚姻中的不滿意,包括:教養兒女、經濟大權、公婆問題、、等都口不擇言挖了出來,弄得不可收拾。諷刺的是,原先只是先生有次在朋友家聚餐時,聊到一個朋友年紀輕輕就血壓控制不住中風住院,大家聊聊順便當場就起量血壓來,一量很高啊,嚇得從此後天天去運動。可是他不願意當太太的面承認他要出去運動,因為太太一定會得理不饒人、念兩句:﹁早就告訴你了,你又不相信!﹂就因為不願意吃一兩句碎嘴的虧,所以不交代就出去運動。事情過後,太太還很不滿意:﹁我認識他這麼久,影響力竟然只有這樣!酒肉朋友比我重要?﹂而且她已經有不信任在先,﹁令人懷疑他是真的嗎?根本是安撫我一下而已﹂。

因為記憶中有太多人的故事,無形中影響自己的判斷,而往往懷疑與批評都是自我保護的形式,要比相信和稱讚容易多了!更何況,在我們成長的社會中,我們學會的相信和稱讚,遠遠少於懷疑與批評。

每一個時代都有環境帶來的特殊影響,無法逃避,有太多的壓力一定會出現在每個年齡層,年輕時付出比別人多,要買房子、照顧父母、處理很多家事、生命的瑣事,壓力一定會有。壓力來時我們會怎麼辦?首先,我們會想到自己曾經看過別人在壓力來時怎麼做,我就那樣做,因為自己的父母、親朋好友那樣生活,看起來是好的,如果先生跟太太恰巧方法是一樣的,就就恭喜啦,會很有默契;問題是先生與太太看法剛好一樣的機率非常地低,因為每個家庭養孩子、處理金錢、整理房子、交朋友的方式各有不同,連擠牙膏的方法、頭髮要長要短、洗澡的次數,通通都不太一樣,所以夫或妻想按照腦子裡已經習慣的方法來解決問題是很困難的。當意見不同的時候,寂寞感與氣憤感會很容易出現。每個人自然而然都希望得到認同,意見不同時,會是誰充當支持者,有趣的地方出現了,會是誰?要不近水樓臺,只要相處的機會多,要不原生家庭(自己的血親家人),順便來攪和。往往最讓配偶生氣的外遇事件中,是當﹁那個人﹂真的出現的時候,自己會問:﹁到底他(或她)哪一點比得上我?﹂其實,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往往不是看到條件,而是那個時候的心情部分。

有時當壓力來的時候,不但往往跟前(現在)真正的壓力會和過去的事情混在一起,跟前的壓力還會和生命中長期的壓力混為一談。例如:小孩第二月考成績退步,先生罵太太在家管這麼久,兒女成績竟是這樣;太太罵先生當年成績不見得比她好,何況一個小孩知道未來要做什麼,比現在成績好還要來得重要。先生說沒有學位對未來找工作有多大的關係,這是老婆在家享受不會懂的事。很可能就是現在,太太在心中埋怨為了結婚放棄自己的理想,而先生在工作上看到別的有學位的人升遷上去,自己被壓在那裡,覺得很氣餒。所以表面上的壓力,跟我現在生命的壓力卡在一起,問題會變成情緒化了。當情緒化的時候,誰會是重要的人?是跟你意見一樣的人,還是意見不一樣的人?意見一樣的人,感覺上是覺得你懂我;而意見不一樣的人,感覺上是你是給我壓力和負擔的人。實際上婚姻走過一遭,不管是錢財、環境、婆媳問題,最重要其實就是﹁那個感覺﹂,我要告訴大家,基本上一個人有外遇、沒外遇,往往不是誰做錯了什麼事情,最重要的是:當事人有沒有抓到自己的情緒,配偶有沒有抓到我的感覺。

有沒有人敢說我是一輩子不會有外遇的人?有沒有敢說自己一定是配偶的最最理想的對象?這可以列為一個志願,不過在這個價值觀開放的時代,為了實踐這個志願,沒有努力和能力,是不可能達成的。什麼時候你不會再想為他努力?或者想自己不要再委屈下去?你有沒有可能被設計、被仙人跳?或者只是沒想到事情這麼嚴重?就算我們有一個確實存在的信念,這信念與你的心理、身體、情緒條件,難免會有不合的時候,像:被灌醉的時候,心情很亂、亂到無法想像的時候,正好有一個人很支持你,你會不會覺得有什麼事情想要跟他說一下,這是不是外遇?還是有上床才算?一個人不想做出自己原先計畫外的事情,不想出自己的亂子,當然先要把事情想清楚。因此,在今天這個話題下,我們先要定義一下,以我的定義來講(不是法律上的定義),外遇的定義是:﹁你和你的配偶共同能接受的定義﹂。有些人滿不在乎,配偶可以與同事一齊出差住一間房;有些人是老公開車,旁邊坐了個女人就不可以;還聽說有人是在公司喝咖啡,任何女子不可以接近丈夫十五公分以內。每個人的感情潔癖不太一樣,當然能有機會較要溝通清楚,盡可能為對方移動一些自己的要求,也相互尊重對方的尺度。

接著要提到相處的能力,坊間有許多書籍教人婚姻幸福,上焉者教促進兩人互動的方法,怎樣溝通、培養感情,下焉者教性能力、解八字、改運;前者治本,但是速度慢需要很多努力,後者治標,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所在。我認為:事實上強調兩個人,還不如先強調一個人。因為過去的婚姻是一個人開口,一個人決定,過去的家庭是一個金字塔形的結構,爭執只會發生在搶主權時,但搶主權的機會不是那麼多,因此,只要有一個人主導,總會有一個共同感覺,大概就差不多了。今天家庭會出現這麼多的問題,是因為太多不同的聲音會出來,家裡每個人都有意見和看法,小朋友意見更大聲,連狗都有意見。其實以今天這個時代來講,要處理婚姻問題,不是兩個人的問題,往往是一個人的問題。婚姻當中,其中一個人心理能力很成熟,另外一個人即使狀態不太好或是處於壓力之中,這個婚姻也不會有問題;但是,如果兩個人都處於情緒不穩定或壓力下,過去又沒有建立良好平衡情緒的方法,這婚姻一定會產生問題。所以基本上,要從一個人先開始。還有另外一個理由要從一個人的心理能力先建立起,舉個例子:在演唱會中一個人主唱,後面很多人陪唱,不會有問題,現在的婚姻是大家一起唱,這個合唱團要唱得很好,要每個人都有自信,每個人的聲音都出現、都諧調,才叫好;如果沒辦法讓每個聲音都存在,這婚姻是經不起時代挑戰的。這可不是一個理念或口號喔!它是一種心理能力,不同年齡階段都各有不同條件去培養不同心理能力,待會再深入討論中年會產生的獨特心理能力的機會。當我們把自己準備好,能力夠了的時候,即使發現那個人沒有跟著走,我們可以選擇教導他、帶領他、或要他跟著,則相互間帶領著婚姻品質的成長與充實,才能迎接這個變動的時代。

言歸正傳,到底在不同年齡,在婚姻裡頭,我們要展現怎樣的能力,看起來比較安全?人從嬰兒到老年,時時刻刻都有危機,也時時刻刻都有轉機。危機是因為他要接受各個年齡層社會、身體的壓力;轉機是因為當他條件不一樣時我們就有機會改變、重組過去的習慣。實際上任何人都一樣,有很多特質都是不容易改的,但是不必氣餒,因為也有很多力量,到了中年以後才會出現,讓你難以想像。年輕時的力量來自知識、來自別人告訴你很多東西、來自努力成功的感覺、來自累積努力來到地位或金錢收獲;三十幾歲後會有另一種力量,你不熟悉,可是它會出現,就是﹁屬於自己的感覺﹂,你越來越發現:別人說的不一定對,對錢和名聲的感覺也和年輕時不一樣了,雖然還是覺得錢或名聲很重要,但是有另一種聲音會出來,這另外的東西是什麼,是一個人生長與發展到某個年齡配合著自我的檢討,慢慢浮現的,聽起來很抽象。

請讓我先解釋一下科學上的新發現和一些資料:一個人腦神經細胞最多的時候是生下來之前,生下之後就慢慢減少,因為腦神經細胞如果沒有搭上其他腦神經細胞傳消息的話,沒有連繫,就會萎縮消失。存留的都是有用的、有在交換消息的神經細胞,小孩子慢慢長大,神經系統隨著不同年齡慢慢地成熟,一、兩歲可以控制自己肌肉,三、四歲就會說出自己想要什麼,只是有時候說了不一定是他要作的。腦神經細胞比全世界人口都要多,需要良好分工與配合,才能完成最高層的能力。某部份分工合作好,並不代表整體都會合作良好,國小、國中都沒能分工完全,一直要到二十幾歲,腦子裡的神經聯繫才會慢慢穩定下來,所以當我們做腦神經電波檢查時,可以看到年輕的腦袋有它年輕的樣子,年紀大的腦袋也有它年紀大的樣子。二十歲時腦袋已經成熟到百分之九十多了,可是這些東西是別人教我們的,等於受過訓練,看了很多東西,感覺什麼好、不好。可是,真正適合我們自己的樣子,在這時候還沒有怎麼清楚。必須等到更多的自我努力與反省,往往是三十多歲、 四十多歲,才知道自己是屬於怎樣的人、有怎樣的特質,也教能抵抗人云亦云。

回來談婚姻,要從青少年期的時候開始談起,因為由青少年期就有許多社會、或家庭價值觀的因素,開始影響你要怎樣當女人與男人。絕大部分幸運的人,生下來就有個性別,一小小部分的人,其生下來的性別有點模糊,會有較困難的人生,需要特別醫療與心理上的協助。但是,只有性別並不足以代表你要當怎樣的女人或男人,也就是說,出生性別不等於要扮演的性別角色。舉個自家的例子:我是土生土長的台南姑娘,從青少年期起,我爸爸就告訴我別太認真讀書,因為他心中有一個強烈的害怕,女孩子書讀太多會嫁不出去,距離他告訴我這句話已三十年了,他還不斷告訴我該感謝他當時叫我不要讀太多書,事實上我真的是結婚後才讀博士的,因為他常聽說朋友的女兒讀博士、讀醫學院、當律師,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好的婆家。直到現在,我還常辦開玩笑地叫他出去別告訴人家我是他塑造與壓抑出來的,會被人家笑,他說:﹁沒關係,妳這樣就是女孩成功的例子。﹂這故事,不是只發生在我家,而是一個常見的現象,女性常有壓抑自我成就的傾向,以避免凌駕男性之上。但是,實際上,兩個人都無法從這種關係中得到快樂與滿足感,這樣的婚姻關係,不必有第三者之前,就已經有陰影(或說潛伏性的問題)在裡面。

從青少年期,我們就可以看到爸爸媽媽就告訴男孩說:﹁你就是要養家的,要勇敢……﹂,這至少是鼓勵,慘的是,可能還教他,﹁你是男生,別聽女人的……﹂,想想這對未來的婚姻問題要付多大的責任;家長也不斷地告訴女孩:﹁有很多東西要學……。﹂這是不錯,慘的是,可能還教她,﹁你現在在自己家,很享受,以後去侍候別人,看您怎麼辦……﹂,這是威脅吧,還是挑撥?但是,父母說這些的時候,只是延續自己被養大的習慣,也沒有多想。如此教育下的孩子,假設有一天他的感情遭到背叛,或遇到一個人不值得讓他努力的配偶,那他一輩子豈不就沒價值了?常聽人在背後多言:﹁那個人那麼能幹有什麼用,他的丈夫(太太)在外面怎樣怎樣……。﹂於是,人的價值不是定義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定義在別人有沒有彰顯他存在的意義。

少成年了,到了要結婚時,最重要的挑戰是:那個想結婚的對象,跟自己到底有沒有親密感與信任感?有時候當我們選擇要結婚姻的時候,想結婚或想戀愛的感覺好強烈,超過我們對這個人的親密感與信賴感,這種感覺是很有傷害性的。沒有親密與信任感真正存在兩人之中,有很多事情我不讓他知道,明明知道我跟他有很清楚的距離,可是我還是想要結婚,這樣婚姻可能會維持得不錯,可是卻一直有個危機:我會覺得自己有一點孤單,情緒上一直覺得沒有人來配合我,我覺得自己該發揮的事卻什麼也都沒有做。

年紀逐漸大時,這兩個從早年來的問題,一個是青少年的時候,我們被教導:一定要當好這種女人才有意義,當好那種男人才有意義;另外一個危機是當我結婚的時候,實際上我沒有真正很感動,不過反正已經找到一個,大家也都覺得不錯,就這樣!反正婚姻是一定要走的路程。到了婚姻某段時間以後,會難免有一些還在騎驢找馬或是不甘願被束縛的心情,老是有些寂寞和孤單的感覺,再加上年紀漸大,一個一直在心中的想問的問題會一再出現:生命的意義到底在哪裡?我每天到底這樣活著幹什麼?雖然每天去上班,每天為我的妻子、孩子去奮鬥,每天好好地扮演自己的角色,把薪水交出來,帶孩子出去玩,可是卻沒有最快樂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生活起來好像一成不變、沒什麼意義,中年人難免,多多少少都有這樣的感覺。怎麼辦?我並不是想告訴大家:兩個人如何同心協力把婚姻之路走完,都不可以有外遇,要持續下去,這不是重點。因為不管你事情做多少,都無法彌補你心中的感覺,有時候你會羨慕別人,覺得人家怎樣怎樣都其實也不錯,不必向自己這樣這樣付出好像也沒多得到什麼。

因為體會到自己的孤單與不對勁,假設這時出現了一個人,那個人讓你覺得有變化、有情趣上的感動,一種等了他二十年的心情油然而生,心中暗示自己,如果不是緣份,這人怎會出現?這可能只是自己的想法、只是瞬間的,但也可能對方恰巧也有那樣的感覺,一拍即合的愛戀是一發不可收拾的。會怎樣呢?我們不要在這裡下一個價值性的評斷,該做那個決定呢,這答案是它挑戰了你到底要怎麼活那個背後生命問題的真正答案。有些人選擇負責,因為他自詡是一個對生命負責的個體。有些人選擇變化,說不定是反映了他的逃避心態與害怕。不管你選擇什麼,想不清楚,背後就有更大的悽苦在等你。在這個時代,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在婚後遇到更多的異性(說不定比婚前機會還多),有些時候,外遇的當事人,其實只是被環境所鼓動。比如:有些人心裡想著外遇、一夜情,卻不敢做,看到有人有機會做出來,在一旁加以稱讚、鼓勵、煽動、吃包子叫熱(台語,意旨不甘他事,他卻一頭熱),有時甚至加油添醋說是:﹁加油!為了真愛。此時不抓緊機會,尚待何時?﹂旁人哪曉得什麼叫真愛?只是在投射他的需要與感覺罷了。有些人自己流連在家庭外的虛幻感情當中,自己有些空虛與罪惡感,卻又不能對自己承認,拉一些朋友來製造一樣的情境,會讓他好像心安多了,像是,在大陸包二奶就這樣變成流行,類似一種變態的風尚。許多先生們在酒熱耳酣之後,會互相激將:你老婆如果一輩子不讓你享受一兩次偷情,那是她不通情理!你看,用嘴巴把自己想做的行為丟給人家做做看。我們今天處的時代,就是如此。到處充滿機會和誘惑,讓你自己不斷地去想:我到底要不要?此時真正要面對的是從以前(年幼時)帶過來的那種空虛、寂寞的感覺。如果空虛感不存在,任何機會或誘惑,都會讓我們好好思考生命的選擇,而不會有一股不顧一切的衝動。用同樣的道理打個比方,假設當了十幾年的家庭主婦,有一天朋友來告訴妳有一個很好的工作機會,如果長期妳就一直有那種在家被忽視、無意義、想出去嘗試一下的衝動,一直強烈需要一個工作的感覺,你就容易不太假思索就出去工作;否則,有個工作機會,只會讓你認真、平靜地思考要怎麼安排、處理家務,以你的個性和能力適不適合你,選擇過後會讓自己更愛這個家庭主婦的工作或珍惜朋友的介紹。想想這兩類情境結果完全不同,大家是不是同意早年那個自己無法處理掉的無意義感或空虛感,才是真正問題的所在。

關於這方面,我有三個建議:第一、來自人際關係的空虛問題,從人際關係的方法來解決。選擇的對象不一定來自爸爸、媽媽、先生、孩子,而是一定要能跟你溝通,能跟你講話的水準要差不多的人,這話有點殘忍,實際上卻只有這樣才能深入問題。如果有一群朋友,天天跟我們談哪一個公館、汽車旅館不錯,出出入入哪一個俱樂部,你自然而然腦袋中就充滿這些要比較的事情;反之,如果朋友天天跟你談宗教,久了你也學會幾句話。人生,只要你眼睛張著、耳朵開著,就不能不被影響,這道理可是古時孟母三遷的真諦。好了,你要找一個在思想上旗鼓相當的人。可是,到某個年齡之後,想找到這樣的人,事實上是不可能的,像:我跟我先生很相知,他一輩子沒進過市場,我買東西的知識與判斷,他怎可能跟我旗鼓相當;我跟小孩感情非常好,假設我跟他談更年期的不舒服,就算他多麼早熟,也不可能跟我旗鼓相當。所謂旗鼓相當,我指的是在某一件我在乎的事情上,可以跟我談那個部分的事情的人,千萬不要寄望有一個誰可以在很多部份都跟你旗鼓相當。所以說,空虛的感覺很多都是自己製造的,例如:﹁你看人家夫妻感情多好,用錢、讀書的事情都一起討論。﹂這是很可怕的比較,要使一個人不空虛的感覺,是你在很多重要的事情上都有很多人跟你配合討論,你可以從很多不同的人學到很多不同的看法、角度。尤其是人生有許多自己沒有經歷過的事,的確需要更多人來分享心情與想法。講一個故事:我在醫院服務往往遇到中風、頭腦受傷、遇到挫折的病人,曾經有個病人騎著機車發生車禍,造成脊椎損傷,下半身不受控制,無法行走與站立。雖然他可以在輪椅上做很多的事情,但是進入他們家廚房有個兩階樓梯阻礙著,輪椅過不去,所以不能去洗菜、煮飯;進廁所也有一個門階障礙,所以無法自己上廁所,每天只能坐在輪椅上留在房間裡看電視,靠人家照顧、供應三餐、協助上廁所、洗澡等。有一天我們工作人員帶他家人去拜訪另外一個半身癱瘓的病人,這人家為了她使用輪椅的關係,動工把所有門檻都拿掉,把樓梯變成小小的斜坡,她不但可以在家裡煮飯,自己照顧自己;後來她也嘗試出去買菜,菜市場有點障礙上不去,她先生取得商家同意,也去菜市場把它弄平了。不但如此,後來那個太太因為在家裡時間多了,又不斷出出入入,別人看她開朗好相處,就不斷出意見建議她可以幹嘛幹嘛,意見一多了以後,她在家裡開小型加工廠,還順便賣珍珠奶茶,用許多人的智慧過日子,那日子過得真有創意。想想兩個人受傷的程度是差不多的,一個因為沒有家中的配合(或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可以需要什麼),另一個人卻因為勇於面對自己,願意更改家中既有的設備,進而能和他人相處,所以情況完全不一樣。別人的意見不一定是好的,可是別人所能想出來的花招,往往你卻想不到,每個人能看到的家庭和人生都很有限,腦袋裡能想像的東西也很有限,就是要多看看別人,即使覺得不怎麼樣也沒有關係,放著說不定哪天也用得到這種怪方法,而且偏偏就有用。

第二個建議:人生有幸與不幸,是必然的。問題是,有些人容易看到不幸的部份,也容易放棄,所以很容易讓自己陷入寂寞無助的心情。我來插個故事,在研究實驗室中,心理學家曾經成功地模仿出一隻狗狗學得無助的行為的過程。他們把一隻狗放在一個隔成兩格的籠子裡,一個格子(甲格子)下邊通電,牠會跳到另一個格子(乙格子)去,很高興地留在那裡,如果乙格子又通電,牠又會跳回來甲格子,狗也跟人一樣會尋找舒服逃避痛苦。假設這兩個窩老是被通電電,牠是不是一直會跳來跳去呢?結果發現,狗經歷幾次以後,知道兩邊都有電,事情原來是不可改變的,終於牠學會了無助地縮在一角落低低哀嚎,甚至有時候電過去了,牠還不起來。這時我們把這隻狗叫做﹁學會無助的狗﹂,牠很成功地被創造出來無助感。人是不是也有學會無助的經驗,人的情緒是不是也有這種特質?想想會不會有些狗(人)不但習慣了畏畏縮縮,覺得這樣才安全,還自以為欣賞那種感覺?!是不是有些聰明狗(人)跳很少次就再也不跳了,因為跳沒幾下已經知道兩邊都有電了,因為牠聰明、記性好,所以終其一輩子不會再跳,隔壁籠子何時沒電了,牠一輩子也不會知道。人是經驗的動物、學習的動物,這個結果卻彷彿告訴你所學的並不一定好用,反而有時候是垃圾、是阻礙,反而把可能的未來機會通通放掉。

前陣子在discovery頻道看到心理學家與醫學博士研究群,正有興趣研究怎樣的人碰到鐵達尼事件或其他災難不會死於非命,結果發現,會遇難的和不會遇難的人都有固定的思考特質。於是他們提出幾個建議:首先是停止悲哀,忘記你曾經做過的事,重新思考,事實上最高的危機是來自於你對危機的記憶,和錯誤判斷的記憶,應該憑此估算現在還有什麼條件。其次是:日常生活中早早培養一些方法,專門應付危機,這種人活的機會最高。第三是身體的條件,像發生鐵達尼事件,掉到水裡,脂肪多的人就不會死,健康的人不會在困難中覺得心力耗盡。

八十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有一則報導:李遠哲先生無意仕途,即使連戰找他搭檔,他也不會考慮,基本上只有一個理由,他說:﹁只有一個人比李總統還重要,那就是我的太太,她絕對比我的官方老闆重要。﹂看了以後我們會以為好像真的很重要,才怪!他太太真的有這麼重要的話,他怎麼會年輕的時候,一天到晚在外做研究而不回家呢?每個人到最後都會回想二、三十年最重要的人是誰,於是有很多人在等人家二、三十年後稱讚你一句,像我現在快要稱讚我老公說他對我很忍耐了,他的付出快要夠了,他也快要稱讚我了,因為我們年紀快到了。除了人際關係要找人來分享,除了要養成面對問題的習慣,第三件我要強調的事情是:不要忘記我們每天都在變老,每天都因為我們的神經細胞、身體的狀態而改變我們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我們的身體有這樣的條件在等我們改變。現在臺灣已喊出一個口號:把學習當作生活的一部分,這句話實在很容易做到,因為我們每天都在學,看書、報紙、聊天,可以學得東西實在很多,但是,我不是強調這個學習。而是,在舊的人際關係中,學習新的互動習慣。一般我們稱為﹁複雜雙人的拉扯關係﹂,雙方關係長久、恩怨難分,實在無法認真的去討論誰對誰錯,結果是浪費時間,因為人生與婚姻中,絕對的對錯是不太可能存在的。所以經常討論或挑戰一些雙方沒有嘗試過的事情,來改變我們既有的人際關係是一種很難又很重要的學習。嘗試新的語氣、嘗試新的接受、嘗試去觀察過去沒有發現的好處、或嘗試給對方一個不曾有過的體貼,都是有意義的。

    不管在臺灣或在國外,調查研究的結果,發現女性對婚姻與感情的興趣,數倍於男性。可是,問對配偶滿意嗎?卻發現男性的滿意度比女性高。更有趣的是,問男性覺得婚姻中,感情很重要嗎?他們傾向說對,很重要,但是沒有非常重要;感情要不要很經營,他說日子久了就不必,婚姻要不要學習,他說不必,再問是否覺得伴侶是忠誠者、情緒支持者,他說對,而且肯定度比女性要高;問女性覺得先生是不是有支持,她說不,已經失望的人比較多。想想男性滿意的人比較多,可是外遇高的也是這群報告滿意的男人,真是奇怪啊!這些研究,後來終於發現女性對感情的敏感度,跟男性是完全不一樣的,女性對同樣事件在腦子裡所引起的情緒反應,平均是男性的三倍,看連續劇時女人老是被罵:﹁這樣也在哭!﹂可是很感人呀。這不是誰好誰壞的問題,而是一種特質,情緒反應度高的人,覺得事情很重要,同時也容易覺得不滿意,容易空虛,同時也容易快樂,容易覺得有問題,兩性對情緒的感覺、處理都是不一樣的。在家庭裡認真裁判兩個人的感受情形,就永遠沒有一個平衡點,叫男生學敏感一點,女人學不敏感一點,兩個人都往中間走,談何容易?

我建議,不如換個角度來想。現代教育學拼命說:﹁不要把男人當男人來養、女人當女人來養,大家都當人來養。﹂聽起來好像有道理,其實卻是莫名其妙的事情。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從基因上就有所不同。為什麼不把女人按照女人的特質來養,她高興當怎樣的女人,就當怎樣的女人;男人也按照男人的特質來養,他高興當怎樣的男人,就當怎樣的男人。為什麼要養成男女不分呢?而且兩相不體諒呢?以體諒一點的想法,有錢的人花錢的方法和窮人花錢的方法當然不一樣,每個人條件不同,有不同的做法,我們都接受,我們都寬容,我們都發揮我們個人的特質,我們做各自的努力,敏感的人就把十字架背起來,因為這是你的特點,你在婚姻裡能貢獻的就是這樣,對方那人怎麼學,學二、三十年也沒有你學三天的功夫厲害,你不要去要求某一種特點,而是要要求把你自己的特點變得更強,更有能力,能影響其他的人,最重要的,是能貢獻家庭生活的創意,而不是一味要求特點不一樣的對方,這豈不是把自己的優點變成罵人傷人的利劍?

步入中年後還有一個最大的危機,床頭人十幾二十年都用同一種方式要求你,你怕不怕?傳統生活習慣容易導致停滯、沒有變化的婚姻生活,永遠能做的就這些,所以想找新鮮的。有了小孩以後好像大人都在為小孩活,婚姻全被親子關係取代了。或者家庭中永遠就是一大堆事務性的、常規性的工作,卻沒有休閒性的、抒發情緒性的活動。多年這樣的婚姻生活,感情生活似乎結凍在一個婚約裡面,不停滯才怪!不想變化一下才怪!所以有人建議夫妻要去喝下午茶、看看電影、散散步,結果喝了下午茶為價錢吵架回來,要看什麼電影、去哪裡散步都沒有辦法達成協議,實在看起來不是好方法。停滯的確是危機,創新也的確是好方法,只是,人是經驗的動物,是無法把習慣直接拿掉的,所以不可能把停滯(舊習慣)拿掉重新創造一個全新的生活。而是,如果停滯是個危機,那我們各自以自己的長處作為基礎充分發揮,並且互相影響滋潤對方,來豐富共同享有的生活。不要夢想兩個人要成為神仙美眷就是永遠做一樣的事情,所以沒有必要他打籃球我也打籃球,她學做麵包花我也學麵包花,兩個人很勉強地選擇很類似的行為去做(當然,如果真的喜歡,夫唱婦隨是另一種經驗)。當連體嬰!何必嘛!這樣過了幾年又停滯,因為兩個人的交集只會使兩個人都更窄化,為什麼不用兩個人的聯集讓兩個人都愉快起來呢?講創新時,應該是重整自己的價值觀,所謂﹁重整﹂是不管我們以前學的婚姻觀是什麼,都拿出來檢討一下,重新看看符不符合自己的特色,不管別人家認為什麼樣叫做好,而是要想如何把各自的條件都發展得更好,兩個人都可以分享到那個好的部分。不過,兩個人相互要分享這種成長,要建立常常輕輕鬆鬆地聊天(不只是說話喔!)的習慣,否則兩個人聯集很大,就是沒有交集,反而變成形同末路了。關於適合兩人溝通的方法,也是要經過選擇和適應的。像有的女人在廚房時、有的男人在打高爾夫球時就特別愛說話;像有的人一洗澡就精神放鬆、和藹可親;養狗的人喜歡摸著狗說話,感覺很放鬆、幸福;有的人面對面說不出話來,用寫信的方式卻可以把情緒講得很清楚。一般人往往情緒都是亂亂的,什麼時候情緒最清明、沈澱地最好,只有自己知道,努力把那個時候的情緒表現給他,兩個人分享的感覺,立即就水到渠成了。反正,找一種方法,當你覺得用這個方法跟他溝通的時候,你覺得自己好舒服,可以維持很好、很溫馨、很有成長的溝通模式,什麼情境或模式都可以。並不一定要積極塑造那個氣氛,氣氛是感受的,往往因為太認真反而變得沒有氣氛,所以要隨機去體會才自然。因為兩個人都積極以各自的特點出發,把兩個人的生命發展得更豐富,不再受自己原生家庭的影響,同時維持兩個人隨意溝通,用什麼方法溝通都可以,

婚姻中的兩個人都是會老的。當人老到某一個程度時,尤其兩個人的生理情況逐漸變差,新的危機又產生了:身體怎麼變差的?有沒有和早年的生活習慣相關,像喝酒、抽煙?熬夜打麻將?;那個變差的人會怎樣來看待那個還沒有變差的人?年輕時姑娘可能很美麗,先生長得不怎麼樣,但是四、五十年後先生依然長那個樣,老姑娘就麻煩了,這是外表上老化的不一致。或者年輕時,先生是個球員,體力好得不得了,太太反而不怎麼樣,終其一輩子,太太偶而頭痛、感冒,都沒事,先生卻開始心臟病、高血壓,開始有問題,這是生理上老化的不一致。先生年輕時勇氣十足、幹勁十足,喜歡交朋友,年紀大了卻逐漸嫉世憤俗,太太卻從內向害羞變得自我信任、活潑開放,這是心理上老化的不一致。太太因為參加義工活動,社交活動豐富起來,覺得自己對社會盡了些心力,另一半卻因為退休在即,感覺被排斥、被看不起,說是社會上已經不需要他這個人了,這是角色功能上老化的不一致。不一致所以可以出現在許多不同層面,如果中年想成相互溝通激勵的習慣,當然就保證步入老年生活會更有豐收的晚年婚姻關係,不會只剩相互惋嘆的日子可以過。

絕不要把婚姻問題當做面子問題來處理,比如,當你是老動物的時候,大自然本來就不要你繁衍新的一代,性行為功能下降是生理上(基因上)本來的趨勢,卻隨便搞個﹁威而鋼﹂出來,就是太重視面子問題,是文化設計的不理想。其實,兩人的相互體貼和牽手依偎的幸福感,往往超過真槍實彈的性行為,這才是以自己的真心來體會和設計的生活。頭髮白了要染、禿頭要戴假髮、隆乳避免外遇,這都是一般人過度相信別人的看法,而沒有認真去抓自己和配偶間真正的需要。生理條件下降,兩個人都要學習﹁人老是應該的﹂,在日常生活中閒著沒事就要討論,討論現在自己如何跟以前不一樣了(讓對方容易體會自己的變化),討論二、三十年後我們應該怎麼樣(

在學理上我們稱之為﹁時間透視感﹂),討論如果有一方過世,另一個要怎麼辦(有計畫才是安心的開始)。

整體而言,今天我們討論一個幾十年的婚姻怎樣才沒有外遇,並不是用來期待另一個人的事情,也不是用來嚇唬自己和害怕畏懼的事情,而是一個機會來期待與計畫自己和配偶怎麼過一輩子的方法。有個機會來考慮怎樣把自己長年比較孤獨、寂寞、生命沒有價值的感覺丟掉;讓自己有比較強的動機,去試試自己還有什麼特點可以發揮,兩個人都有特點發揮,兩個人的世界都越來越大;學會在任何舒服的時間維持溝通。最後,在生命不同的階段會碰到不同的問題時,不要企圖抵抗與拒絕,反而什麼事情兩個人都嘗試談談,每個時候都努力讓對方擁有最新的、最詳實的資料瞭解自己。婚姻的意義好像在找一個人共同寫日記,寫日記時沒有面子問題,不要討論對錯好壞、能力優劣、血統基因,而是在輕鬆面對自己、計畫好好過日子。

在婚姻的籠子裡,有時候你需要的不是聰明,你需要的是傻勁和誠意。但是,如果呆在籠子裡已經沒有意義,寧可讓一個健康的人離開籠子,也比兩個不健康的人關在籠子裡好太多了,所以,如果你已經不能負擔婚姻中的壓力,就離開那個籠子,給雙方都多一個機會。兩個小時鐘,我沒有說一個有外遇的人需要被責備或處死,我也沒有說為了不讓對方有外遇必須如何委屈自己,我強調的重點是:每個人都去找自己真正的感覺,這種真心對待自己的感覺養大了以後,你在這個婚姻二重唱裡唱歌聲音就漂亮起來,你也才有條件跟對方談和諧不和諧;你聲音沒出來,自己的感覺沒出來,人家想跟你和諧都很難。不要先怪配偶不和諧,怪這個家不和諧,先把自己莫名其妙的害怕、危機想法都丟掉,先把自己的力量與感覺都抓到。這樣不再害怕的心,會讓婚姻反而游刃有餘起來,即使,對方是不像樣的傢伙,自己也不會受到太大的傷害。

最後,我要強調,即使是最厲害的醫生也會生病、也會死,學心理學的人也會得心理病;因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體質與功能。很多事情沒有絕對是黑的或白的,一個人在尋找知識、建議、感覺的時候,也其實是沒有答案的,常常只是選你自己要聽的事、聽起來很順的、自己有感覺的事,所以每個人其實或多或少帶著墨鏡在過日子。因此,在演講結束時,我一定要說:現在你聽的事情即使是我說的,也是因為你聽得有心得、 自己有體會,而不一定是我說的。謝謝各位。